《蒙诏帖》除有颜书的黑影外,柳公权书法

2019-11-26 作者:书法新闻   |   浏览(81)

图片 1

柳公权,字诚悬,京兆华原人,历穆、敬、文三朝。穆宗在位时,闻其书法知名,拜为左拾遗、侍书学士,穆宗曾向他问及笔法,公权回答说:“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文宗见过他题在壁上的字,惊叹曰:“钟、王无以过也!”因官至太子少师,人称“柳少师”。 柳公权“初学王书,遍阅近代笔法,体势劲媚,自成一家”。当时“上都西明寺《金刚经碑》备有钟、王、欧、虞、褚、陆之体,尤为得意”。据此可知,柳公权书法,根底在二王及初唐四家,但他师古而化。董其昌曾说:“柳尚书极力变右军法,盖不欲与《禊帖》面目相似,所谓神奇化为臭腐,故离之耳。凡人学书,以姿态取媚,鲜能解此。余于虞、褚、颜、欧,皆曾仿佛十一,自学柳诚悬,方悟用笔古淡处,自今以往,不得舍柳法而趋右军也。”盛唐书法经颜真卿的开拓,呈现了崭新的局面。柳公权吸收颜体的营养,形成了自己的书法风格。《墨池编》说,他师法于颜而加以遒劲丰润,自为一家。“颜筋柳骨”即表明颜柳书法的主要区别。另外,项穆说,“诚悬骨鲠气刚,耿介特立,然严厉不温和”,解缙也说,“公权书如一夫当矣”。足见柳书刚正有余而温和不足。 同颜真卿楷书一样,柳公权的楷书也受到米芾的批评,被讥之为“公权丑怪恶札祖,从兹古法荡无遗”。这是从崇尚晋韵的角度对变法古体的看法,不免有点偏激。其实柳书的影响是十分巨大的。“当时公卿大臣家碑板,不得公权手笔者,人以为不孝。外夷入贡,皆别署货贝,曰此购柳书。”宋濂曾说:“正书之擅名者,自魏钟繇而至于宋,仅得四十四人,而唐柳诚悬实铮铮乎其间,则夫墨妙笔精,有不待赞者。” 柳公权传世作品有:《玄秘塔碑》,即《大达法师玄秘塔碑》,会昌元年柳公权书并篆额,裴休撰文。此碑是柳氏代表作,气势峻朗,严整劲挺,《藻鉴》卷8引王世贞语云:“《玄秘塔铭》,柳书中之最露筋骨者,遒媚劲健,固自不乏,要之晋法亦大变耳。”后世习柳者多从此入手。碑今存西安碑林。《神策军碑》,即《皇帝巡幸左神策军纪圣德碑》,此碑晚于《玄秘塔》三年而刻,风格相近,亦有人称此为柳生平第一妙迹。此碑已佚。 另外,《墨池编》云:“公权正书及行皆妙品之最,草不失能”。草书传世真迹有《蒙诏帖》。

书法欣赏-柳公权草书

         柳公权楷书书法取法于颜,其行书同样有颜书的影子。只是楷法比之于颜体更趋耿直,其行草既保持了自身的刚健,又不失颜书的大气温和。颜书得浑穆,柳书不得,在于柳书少柔。大王书强调顿挫,小王书强调使转,鲁公则将顿挫隐于使转内。柳书瘦硬,自然不可无顿挫,但也须学颜,隐含一些,美在其内则能缓解瘦硬带来的尖刻。柳公权的行书《蒙诏帖》后,其书并非只有骨鲠气刚。此帖举手投足间散发出的清和劲畅之气,让我们将柳氏楷书的“刻板”忘得一干二净。

    一些线条过于缠杂,但其笔路清晰,尚不致入俗。这种简与繁,内紧与外鼓之间的协调处理,可见柳公权具有相当的应变能力。《蒙诏帖》除有颜书的影子外,还有“二王”的笔意掺和期间。盖唐代书家,虽各有所重,但取法“二王”却是共同的门径。此帖结字内紧外鼓,内紧即有“二王”法,外鼓则承鲁公意。如“蒙、守、闲、嘱”等字,如出鲁公手笔,而“诏、出、讬、谁”等字,既简洁明快,又不失魏晋气度。

图片 2

书法作品-柳公权草书

        柳公权另有《奉荣帖》等行书刻帖传世,但楷意过重,不及《蒙诏帖》自然大气。盖楷书因点画分列,骨鲠尚可成就气刚;行草重在使转,若一味骨鲠,则线条未免僵直。《蒙诏帖》能神气活现,除其瘦硬外,其使转间的温和柔顺,当为关捩。不过柳氏没有全面学到鲁公的温和。

更多好书推荐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网址发布于书法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蒙诏帖》除有颜书的黑影外,柳公权书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