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案P2P网贷平高雄贷信创违法吸存案,郑旭东利

2019-10-22 作者:收藏拍卖   |   浏览(70)

图片 1

  三人被控集资诈骗罪,一人被控集资诈骗罪及擅自设立金融机构罪  

假信托公司做托,网贷平台吸金,香港注册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下称中华文交所),温州商人郑旭东用艺术品投资热门翡翠布下了一个精心骗局。随着不久前郑旭东携巨款潜逃境外,这个涉案金额高达7亿元的翡翠骗局被层层揭开。

  作者:郭锐川

郑旭东利用中小投资者热衷的份额化交易,将翡翠打包上市并炒至上亿元的高价,令投资者为之疯狂不能自拔,而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些翡翠漏洞百出。这场骗局背后也反映出内地艺术品市场的漏洞和投资渠道的匮乏。

  2013年,温州商人郑旭东在深圳利用文交所、信托公司、网贷平台布下惊天翡翠投资骗局,搅动高达7亿资金,并于2014年春节前夕携款潜逃境外,南都对此曾作连续报道。今年1月19日,涉案P2P网贷平台中贷信创非法吸存案,已在福田区法院开庭。如今,该系列案件又有最新进展。昨日上午,涉案翡翠交易平台“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及深圳市中瑞隆信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4名高管在福田区法院受审。其中3人被控集资诈骗罪,一人被控集资诈骗罪及擅自设立金融机构罪。

天价翡翠局

  “幕后黑手”3个月布下吸金巨网

郑旭东在2013年先后成立了深圳中贷信创、杭州国临创投和上海锋逸信投三家网络借贷公司,7月又在香港注册了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从而在香港、深圳、上海、杭州四地布下了一张用翡翠编织的吸金巨网。

  据南都记者前期调查,2013年4-7月,郑旭东实际控制成立了香港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深圳中瑞隆信托公司以及深圳中贷信创、杭州国临创投、上海锋逸创投三家P2P网贷平台。短短3个月时间,便布下了一张吸金巨网。

中华文交所的运作并不新奇,是内地文交所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的翻版。其一共上市发售了9个翡翠资产包,每个资产包的权益份额按照一元人民币(6.2122, -0.0006, -0.01%)一份进行等额拆分,由投资者申购及交易。其操作模式与股票类似,投资者可在一级市场以一元一股的价格申购原始股,开盘后获取增值,或者在二级市场交易,低买高卖。

  这个精心设置的骗局,其支点却是小小的翡翠。其操作模式是,通过广东省地质科学研究所制作翡翠真实性的鉴定证书,再请亚洲珠宝联合会的专家作出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天价评估,随后将翡翠摆件作为资产包份额化处理后发布到中华文交所交易平台,让投资者进行一级市场的申购以及二级市场的交易。同时,翡翠资产包也是网贷平台上的主要投资标的,而中瑞隆信托公司则为上述平台提供无限担保以及资金托管。因所有交易均通过中瑞隆信托公司的银行账户进行,最后被实际控制人郑旭东轻而易举地卷走逃匿。

郑旭东的独到之处在于,在中贷信创、国临创投以及锋逸信投的网站,均发布了大量与中华文交所上市翡翠挂钩的资产包份额抵押标的,称其固定年回报率高达30%。这些网贷平台还要求,投资者需注册中华文交所的交易账号,通过中华文交所的账号进行交易。由此,从多个网贷平台获取的资金,顺理成章地、源源不断地进入中华文交所的交易平台。

   784人报案,损失金额共1.8亿

据媒体报道,投资者统计,从2013年8月至2014年1月,中华文交所共有1万多人开户,吸引十几亿元资金参与。投资者所计算的被诈骗资金为:账户未出金6309万元,文交所发行资产包套现4.728亿元,文交所交易手续费1.5亿元,共约7亿元。

  昨日,公诉人指控,2013年8月以来,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利用网络投资平台,公开宣传并引诱投资人购买该网络投资平台上交易的翡翠实物产权。该网络投资平台的投资方式为,投资人在网络平台上注册投资账户,通过个人银行转账至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指定的第三方信托公司即深圳市中瑞隆信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账户。经核实,该公司未取得金融许可证,操作买卖一级市场或二级市场的“股票”(类似于股票交易的翡翠实物产权网络交易)。2014年1月13日,交易平台停止交易,投资人投资款无法提取,公司实际控制人郑某东(另案处理)卷款逃匿。

中华文交所前面8只翡翠资产包的运作还比较正常,资产包最高时价格翻了好几倍,翡翠价值被炒至数亿元,多数人从炒作翡翠中赚到了钱。但今年1月14日,第9只翡翠资产包上市后,中签率突然从不到10%飙升至70%。一些投资者发现异常后,想从中抽身,但此时账户已无法紧急提款。之后就传来幕后老板郑旭东卷款潜逃境外的消息。

  公诉人称,被告人李某武作为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深圳市中瑞隆信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执行总裁,在老板郑某东的指示下,负责管理运营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购买中华文交所的运行软件,组织、领导文交所员工,利用网站电话等向投资人宣传,并引诱投资人到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进行投资,牟取利益。根据投资人的投资情况,文交所IT部经理卢某辉操作平台的翡翠走势曲线,达到拉升或降低价格目的,赚取投资人的投资款。

深圳市中瑞隆信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瑞隆)在这张吸金网中扮演关键角色。中瑞隆既为网贷平台及翡翠资产包提供担保,同时所有交易又都是通过中瑞隆的银行账户进行,实际上郑旭东是中瑞隆的幕后老板。而且根据2月28日深圳市市场监管局发布的责令整改通知书,中瑞隆根本未获中国银监会批准信托牌照。

  深圳市中瑞隆信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卢某,出纳朱某敏通过控制该公司账户U盾及密码,吸取投资人投资款后,再由郑某东、李某武负责转账资金。被告人胡某为赚取高额年薪,在2013年7月由郑某东指使前往香港注册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且未在深圳相关部门审批注册登记的情况下,出任法人代表。同时,为公司网站进行平面设计。在未核实翡翠真实价格的情况下,夸大翡翠价值,制作翡翠价格的鉴定书用于吸引投资人投资。

在郑旭东跑路后,一些投资者代表急忙赶到中瑞隆,看到的情形让他们更加担心,保管在小仓库的翡翠被装在纸箱中随意堆在地上。另据媒体披露,中瑞隆从顺德购买翡翠后,对翡翠的照片进行技术处理后,再发送给专家进行评估鉴定,评估的价格都也是中瑞隆谈好的。以在中华文交所上市交易的一件翡翠观音为例,其专家估价达到3150万元,而在深圳西部国际珠宝城,一尊与这件作品材质相似但体积大上一倍的观音作品,标价90万元,而且还有折扣。

  据统计,现有784名被害人提交报案材料,损失金额为1.8亿元。公诉人认为,应当以集资诈骗罪追究被告人李某武、卢某、朱某敏的刑事责任,以集资诈骗罪和擅自设立金融机构罪追究被告人胡某的刑事责任。

份额化诱饵

  由于案件复杂,昨日庭审持续到下午5点半,今日还将继续开庭。采写:南都记者 郭锐川

郑旭东吸金骗局的一个关键环节是对翡翠进行份额化交易, 其实早在2011年,内地文交所曾经掀起一股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狂潮,被爆炒到离谱的艺术品资产包成了定时炸弹,引发了有关部门对其的清理整顿,艺术品份额化交易被叫停。但是一些曾从中获利的幕后操纵者仍不死心,他们绕道港澳地区注册文交所,重新搭建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吸引内地投资者就范。

   [现场]

值几十万元的艺术品发包后就是几千万元,比之前内地爆炒的艺术品份额有过之无不及,相比之下,内地文交所已经是菩萨心肠了。一位文交所业内资深人士泰山(化名)说。据他介绍,在香港注册的文交所中,中国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所和香港万丰国际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中心是规模比较大的两家,主营业务都是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创办人都来自内地,投资人也主要来自内地,直接打钱或汇款给香港的文交所,政府也难以监管。

  有受害者当庭咆哮一度被驱逐出庭

郑旭东在中国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所还有3个资产包,投资人仍都蒙在鼓里,还在继续交易呢。泰山透露。记者打开中国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所的网站后,发现其发行的一款翡翠份额资产包的交易商是杭州世康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而郑旭东正是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

  数十名来自各地的受害者参加了昨日的庭审。由于被告均把主要责任推到携款逃匿的郑旭东身上,一名受害者情绪激动,在庭审过程中大声控诉被告说谎,且当庭冲审判长咆哮,被法警驱逐出法庭。审判长随后休庭,私下对该名受害者进行教导,并允许其继续参加后面的庭审。

香港、澳门地区的文交所其实套路都一样,现在没跑路不代表以后不跑路,曾经还有人找我去澳门筹建文交所,澳门现在唯一正常交易的文交所也是熟人开的。我只不过作为一个相对正统有良知的从业者给你客观说说情况。泰山一再强调不能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文交所的圈子不大,彼此都熟悉,互相都有利益渗透,类似郑旭东一样在对方文交所发行自己的资产包,所以郑旭东跑路后,一些圈内人士保持沉默。

  据受害者代表张先生介绍,根据目前警方掌握的情况,郑旭东仍潜逃在东南亚,但尚未掌握具体的位置,警方已向国际刑警发布郑旭东的通缉令,另外一名重要嫌疑人、中华文交所的操盘手龙某辉也尚未到案。根据受害者的统计,受害者共有3000多人,涉案金额达到7亿元。但张先生称,目前经侦所控制的涉案资产仅有数百万元,只是杯水车薪。

郑旭东死在P2P上,光玩文交所,他只赚不亏,不会跑路的,自营拆借,风控没控制好,因为自有资金不够,所以需要通过文交所套钱,比如那个白菜,几十万变成5000万,套到钱不就可以去放贷了?泰山说。

P2P网络借贷事实上是民间借贷的网络版,将熟人之间的借贷放到网络上进行,发展到陌生网友之间,这种众筹理财的金融模式在国内正迎来高速增长时期,不过此领域仍处于监管空白地带,已有多家P2P网贷平台先后曝出跑路丑闻,此外,网络借贷还易成为非法集资的工具。

据了解,目前P2P的资金流向以房地产为主,像郑旭东这样为其艺术品投资融资,还不多见。其实文化金融就需要郑旭东这样的全才,可惜他不走正道。泰山感叹,中小投资者更喜欢艺术品份额化的交易方式,一个是因为门槛低,还有就是对暴利的侥幸和赌博心理。

还会有人上当吗

继股票、房地产之后,艺术品成为国内投资的一大热点,2013年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总成交额超过300亿元。中小投资者冀望能够分得一杯羹,面对艺术品拍卖会上的天价和真假难辨,也只能望洋兴叹,低门槛的艺术品金融产品却让他们看到一线希望。但近几年,经过艺术品份额化、艺术品信托的几轮起起伏伏,很多投资者发现自己仅仅是交了学费而已,甚至有人还血本无归。

文交所曾以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火爆大江南北,在被清理整顿后则是一片凋敝。近几年,不少文交所都在艺术品市场上谋求新的运营模式,其中一些文交所正在尝试与电商结合的发展道路,甚至有业内人士预测,一度淡出公众视野的文交所将在今年迎来新一波回归高潮。

不过泰山对此并不乐观,除去沪深两个国家队以外,目前赚钱的文交所只有3家,其中广东南方是政府补贴;福建海峡是依托拍卖,做强主业;南京文交所是依托民营资本,涉水天然标准化的邮币卡收藏。他认为今年开始,文交所去行政化的节奏会加快,有国有背景的未必就一定有好果子吃,未来文交所生存可能是投融资和高频交易两条路。

另外一种艺术品金融信托产品曾被广泛看好,但在2013年,那些在前两年市场高潮时期进入艺术品市场的信托资金面临兑付危机,超过30亿元的艺术品信托产品到期,而艺术品市场依然在调整之中。

虽然目前信托公司方面的回应是,到期的艺术品信托都已兑付,但其背后仍有不少艺术品信托的风险被人们忽视,艺术品信托丑闻事件也损坏了艺术品信托市场的声誉。一部分业内人士对艺术品信托能否良性发展并不乐观,未来将是一段漫长的调整期。

种种投资渠道受挫固然无奈,但反观郑旭东翡翠骗局中的被套投资者,他们有个共同点,就是对翡翠市场都没太多了解,只是听说这个平台很挣钱,盲目相信所谓的专家评估和信托公司担保,加之披上了网络借贷时髦的金融模式外衣,即便是金融从业者也同样入了中华文交所的套。各种艺术品投资骗局的花样可能还有很多,投资者应该以此为鉴。

编辑:admin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网址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涉案P2P网贷平高雄贷信创违法吸存案,郑旭东利

关键词: